天津娱乐真人娱乐手机版-前任指控、现任否认,ST围海股东“内斗”反转再反转

2020-01-11 17:51:54|

天津娱乐真人娱乐手机版-前任指控、现任否认,ST围海股东“内斗”反转再反转

天津娱乐真人娱乐手机版,股东内斗到何种地步,上市公司才会主动向全市场公开“公章抢夺”的家丑?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st围海(002586)就做了。

近日,st围海一纸公告将公司股东的桌下矛盾直接搬上台面。通过这则细节生动的公告,投资者对混乱场面恍若身临其境,却又不禁疑问——到底怎么回事?

上述公告一经发布即迎来当事方反击。st围海大股东浙江围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围海控股”)立即召开媒体说明会,原董事长冯全宏直指公告存在虚假信披,且未披露现任董事长、同时也是二股东的仲成荣对上市公司资金不合理安排的问题。

而对此仲成荣说法完全不同。16日晚间仲成荣对第一财经记者回应称,公章肯定是抢的、虚假披露也不存在、资金安排并无特殊性。 16日,深交所也发出关注函,要求公司对近日回应与公告内容存在不一致一事进行核实。

股东争斗从桌下到台上愈演愈烈,st围海股价也因此受到影响,截至今日收盘报2.97元/股,逆势下跌2.94%,公司股价今年已经累计跌去了三成。

抢没抢公章?仲成荣:“看监控”

12月13日晚间,st围海发布公告称,上午9时45分左右,围海控股提名的拟任董事冯婷婷、张人杰,公司股东李澄澄和陈美秋联名提议的拟任董事黄晓云,以及一名身份不明人员一起进入围海大厦5楼公司财务总监胡寿胜的办公室。

冯婷婷是冯全宏之女,李澄澄冯全宏的女婿。

公告还称,上述人员以“为了公司顺利发展,减轻财务总监个人压力”为理由,要求胡寿胜将公司财务专用章、财务部门章及公司所有网银u盾移交给他们。随后冯婷婷与黄晓云两人一起将财务总监抽屉里的东西拿清,强行带走,并留下身份不明人员限制胡寿胜的人身自由,反锁门把胡寿胜看管在办公室内,不让其打电话、上厕所及开门。后因双方吵闹,引起同事注意,胡寿胜才得以脱身,随后借同事的手机将此事向现任董事长仲成荣、总经理陈晖、原董事长冯全宏予以汇报。公司立即报警。

在冯全宏的协调下,冯婷婷在11点前仅归还了胡寿胜的个人资料。

但是,对于上述说法,冯全宏、黄晓云两位当事人本人却有另一套说法。

15日,围海控股召开媒体说明会,冯全宏称,围海股份的公章、财务章交接,是围海股份公司财务总监根据目前处于特殊时期情况,主动提出的。

“财务总监(胡寿胜)是后期迫于某些压力,给出了不同的描述。”冯全宏说。

他告诉记者,12月12日下午及12月13日上午胡寿胜主动提出将相关印章及银行复核u盾交与围海控股。12月13日上午,围海控股委派其与上市公司财务总监胡寿胜达成合意后,按约定进行了相关印章及银行复核u盾等物品的交接。

“财务总监亲笔书写了交接清单,我在交接清单上进行了签字确认。”冯全宏称。

值得注意的是,拟任董事黄晓云也在会上表示自己当时并不在现场,从未参与在上述两次资料交接过程,对事件过程完全不知情。

他告诉记者,为此已向围海股份董事会去函,同时抄送宁波证监局、深证交易所,要求围海股份公开公告,对其道歉,消除对其不利影响。

事实究竟如何?黄晓云到底参没参与公章抢夺?

“胡寿胜把人认错了。”仲成荣对此辩称,当时公司报警了,但是把黄晓云认错了。由于胡不认识黄,将人认错,但抢夺公章一事确实存在。

“人数是对的。现在公安局正在看监控录像,” 仲成荣对记者称,当时确实是四个人,至于是谁还要通过视频再做确认。

谁挪用了公司资金?

3个多月前,公司还一片祥和。7月31日,在公司时任董事长冯全宏主持的董事会上,全票赞成了对仲成荣等董事、监事的提名。

但是如今双方已然分歧加大,难以弥合。

12月12日,围海股份收到部分回笼资金,关于该回笼资金的使用引发“闹剧”的导火索之一。

据冯全宏称,12月24日,围海股份公司将召开临时股东会,现有全部董事、大部分监事面临被免职及被更换,为保障围海股份公司的正常运营及平稳过渡,同时,加上时至年底,维稳工作艰巨并突显,因此,宁波市高新区管委会在工作联席会议上要求,对围海股份公司的回笼资金要专款专用,优先用于农民工工资、员工工资、施工项目的流动资金等,并对“围海股份公司建立银行、资金、维稳的专人专办机制,事项到人,责任到人”。

据冯全宏称,12月收到回笼资金后,仲成荣系当即要求围海股份公司财务总监在当日将其中1.1亿元拨付至其指定帐户,优先偿付其单方款项。

但这一说法仲成荣完全否认。他告诉记者,围海股份在过往收购时确实还欠自己1.2亿资金,曾经也发过律师函要求将该笔资金如数补上。但是,自己并未因此要求回笼资金优先拨付给自己。

“2.3亿中有3000多万是用于支付小股东的税金,已经拖了一年了,这3000多万以外的钱没付给我,我也没要。”仲成荣称。

真假“黄金降落伞”

原董事长冯全宏在沟通会上表示,以仲成荣为董事长的第六届董事入主后,开展一系列“去围海化”的动作,上市公司沦为内部人控制的公司,内部人控制的结果是导致除内部控制人外的其他股东利益均受损。

其中就包含对于“黄金降落伞”的不满。

所谓黄金降落伞,指企业的高级管理层,在失去他们原来的工作后,公司从经济上给予其丰厚保障,最早产生在美国。“黄金”意指补偿丰厚,“降落伞”意指高管可规避公司控制权变动带来的冲击而实现平稳过渡。

冯全宏称,仲成荣和总经理陈晖未经过董事会薪酬委员会同意,于2019年12月,安排上市公司与管理层签署《劳动合同补充协议》,规定高管可以单方面辞职,上市公司必须承诺无条件支付巨额赔偿金。截止声明发表日,上述“劳动合同补充协议”未进行董事会表决,也并未对协议内容进行详细披露。

“高管可以单方面辞职,上市公司必须承诺无条件支付巨额赔偿金,估算可能发生赔偿金总额超过4000万元。”冯全宏称,据员工反映,仲成荣还在管理层会议,要求高管在12月24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前,集体辞职。

记者在就此事询问仲成荣时他却直言,没有“黄金降落伞”一事,所谓的赔偿是为此前公司存在违规担保,资金占用等事项再度发生的预防针。

st围海曾对外披露称,公司通过自查发现存在疑似合同诈骗的违规担保情形,涉及金额约3.7亿元,但随后控股股东告知st围海,没有该笔违规担保的原件等关键资料的留底。

在11月7日的公告称,鉴于围海控股、冯全宏等人严重损害公司及广大中小股东的利益,对外构成越权和无权代表等原因,公司于10月30日以冯全宏、顾文举、围海控股为被告向宁波市中级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据仲成荣介绍,该项赔偿就是为此所设,而赔偿金并不是单方面辞职即可达到,需要同时满足几个因素:“如果发现董高监和大股东出现违法违规担保,提出投诉后检举材料经公安和司法鉴定,遭到胁迫后辞职才可以获得赔偿。”

从蜜月到翻脸

2017年,围海股份向上海千年工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千年投资”)、仲成荣等31名交易对方收购千年设计88.23%股权,仲成荣因此入局。

目前,千年投资实控人仲成荣及其配偶实际控制st围海合计8326.32万股,约占总股本的7.28%,为上市公司二股东。

今年8月,以仲成荣为董事长的第六届董事会替换了原围海控股董事长冯全宏为首的管理团队。

11月14日,st围海公告称,控股股东围海控股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要求罢免现任董事长仲成荣在内的六名董事会成员以及三名监事会成员,同时一并提请重新选举相应的董事会监事会成员。

自8月16日st围海董事会换届以来,管理层与大股东的矛盾愈演愈烈。

但是分歧早已埋下。今年5月24日,st围海发布公告控股股东与宁波交投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拟将st围海29.8%的股权转让给宁波交投,用于解决上市公司与围海控股之间的违规担保事项。值得注意的是,时隔3个月,另一家上市公司宁波建工宣布了控制权转让事项,而受让方正是宁波交投。

冯全宏表示,自己一直在积极对接洽谈国企央企背景的战略投资,目的在于解决违规担保问题,但他怀疑仲成荣早就在筹谋上市公司控制权。

对此仲成荣也进行了否认。他称,资产引入必须满足三个条件,首先是资产超千亿,比如国企背景;第二是必须有胸怀,愿意把钱放在宁波,第三是必须有协同效应。

股东纠纷尘埃纷扰未定,上市公司业绩却一日不如一日。2019年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966.94万元,同比下滑51.72%,扣非后业绩下滑已超过70%。